太史慈在旁边都还一直强憋着

分享到:
李林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看来要建一个打得作坊了,多雇几个工人,要不就靠咱们府上这十几号人可不够使的。”
 
    还没说完,玉儿从外面跑进来大喊“公子,玄莬郡杨大人家订100块肥皂”
 
    “好嘞”众人皆开心的一起说了声,对然很累,但是家里卖的肥皂这么火谁心里都是高兴地
 
    “娘的们这帮人是要吃肥皂啊,用的这么狠!”李林骂道
 
    刘颖在一旁笑着说“你啊,卖不出去的时候着急,现在买的人这么多,都没到外郡去了你反而不高兴了。”
 
    李林笑道“我这不是害怕我的好娘子累到了嘛。”说着还撒娇般的拉住了刘颖
 
    玉儿在旁边不乐意了,嘟囔道“我还累呢,还要在外面跑销售!”
 
    李林回头无语哒笑笑“哪都有你!”
 
    玉儿一听有些气鼓鼓的就要出去,李林将她轻轻一拉,玉儿就扑进了李林的怀里
 
    “哪去,都跑了一天了,现在这里歇会!”李林一边揉着玉儿的肩一边说道
 
    “嗯。”玉儿的声音细的就像蚊子,心里满是甜蜜。刘颖在一旁笑笑什么也没说
 
    当这个房间都充满着微妙的气氛当中时,下人忽然来报,太守府来人了,李林紧忙洗洗脸跑到前堂
 
    来到前堂只见一个身穿戎装的兵士正在那站着,李林心里打着鼓‘这是哪一出啊,难道我逃税让执法队的找上门啦?’
 
    那人一见李林过来首先下拜道“可是李元杰李公子?”
 
    李林拱手还礼道“正是,不知这位军爷有什么是来找林?”
 
    “是这样的,邴原大人有令,命李公子担任所招新军的伯长,明日起就是上任,帮助乌木都尉训练新兵。”
 
    “啊,这是从何说起啊!”李林听后大惊,就这鸟乱世我还躲不及那,我这死伯父还让我当兵,这不是让我去找死吗?靠!我那会带兵训练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小的只是来传令而已,既然大人知道了,明日就抓紧道兵曹那报道,小的还有事就先走了。”那人知道这李林和太守大人不一般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靠!”李林见那个大兵走后傻呆呆的坐在了凳子上。
 
    ‘妈的!这个怎么办,训练新兵,我训练个屁啊,大学军训我还逃了一个月呢,出来会拔正步以外我是什么也不会啊,再说这个时代好像还没有正步这一说呢,就让我训练出的兵打了战场上还不是给人家当炮灰啊……’李林苦苦的想着
 
    刘颖见李林出去见太守府的人久久没有回来还很是纳闷,就吧手里的活放下走了出来
 
    “夫君,你坐在这干嘛呢?太守府来人干嘛啊?”刘颖见李林呆呆的坐在那不说话,就轻轻推了他几下
 
    李林愣了一会,看看刘颖道“娘子,完喽,邴原伯父让我去带兵!我那会啊。”
 
    刘颖听了也会死很惊讶“啊,伯父让你带兵,你虽然读过不少书,但是兵法韬略上可是很少涉猎的,让你带兵啧怎么能行,要不咱们跟伯父说说。”
 
    李林心想‘屁!得了不少书的可不是我这个李林,而是那个李林,我那度过什么书啊,微积分、线性函数算吗?’
 
    “听刚才来禀报的士兵的语气估计是伯父已经下了命令,要我明天就去报到,你现在去劝估计已经来不及了,我这生意刚刚起步,伯父就不让干了,让我去带兵打仗,还让不让人活了。”
 
    刘颖听后等着眼睛到“夫君,你说的意思是……”
 
 第十一章 太史慈练兵
 
    “你说那,早知道就先探探伯父口风好了,现在可好伯父嫌我丢人了,直接丢给我个苦差事,让我带兵,简直就是让我去送死!”李林愤愤的说道。
 
    “诶呀,没那么严重啊,伯父对咱们那么好怎么可能给你一份苦差事呢?估计也是郡里面已经没有闲置的适合你的职务了,要不伯父怎么也不会让你带兵啊”李颖劝解道。
 
    “就算是你说的那样,伯父也是嫌我丢人了,我不就卖个香皂吗,至于这样吗?”李林还是觉得很气,虽然知道邴原伯父也是为了自己好。
 
    “嗨,不愿意去就不去了,家里不是有太史慈和方方吗,他俩谁替你去不都行,我估计伯父也就是让你现在兵曹那听用一段时间,你明天先去报道,有练兵的事就让别人帮忙不久行了,千万别累到自己就行,家里边有我盯着,做完手上的这几笔生意咱就先不做了想想主意怎么样让邴原伯父觉得自己面子上过的去,咱们家还可以做生意。”刘颖翻了翻眼睛就有了主意。
 
    李林一听这个主意不错,这是我的好老婆,贤内助,忽然捧着刘颖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道“我娘子这是天下最聪明的娘子了。”
 
    刘颖美滋滋的说“叫你那死相!”李林听后哈哈直乐,二人一起就回到了后堂。
 
    第二天一早,李林就把太史慈叫出来,二话不说拉着太史慈就走,太史慈还纳闷,这元杰今天只抽的什么风啊,什么是也不说拉着自己就往门外走。
 
    二人……准确说李林拉着一个人就来到了太守府门口,太史慈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元杰,你这一大早急匆匆的拉着我来太守府干什么啊,你犯事啦?”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我除了偷了点税外最近还没犯什么错误,我问你,咱俩是不是兄弟。”
 
    太史慈脑袋上全是问号,李林见天是咋了净问这些奇怪的问题,不过太史慈还是郑重的答道“是!当然是,你对待我就想亲兄弟一样对我娘比亲娘都亲……”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来吧,一会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说着就把太史慈拉近了太守府的大门。
 
    带着太史慈来到了兵曹大人处“末将李林拜见兵曹大人。”李林对着一个长得像个猫头鹰的人拱手拜道。
 
    “哦,您就是今天新上任的李伯长,来人啊,带着李伯长去取他的军牌和军服。”那人知道李林和郡守的关系,所以对李林很客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林卖香皂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在这个时代经商就是一门卑贱的职业,商人就算你再有钱你也不能和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士人相比的,连服饰都不能穿上好的。
 
    李林笑着对兵曹说“大人,这为壮士是我的兄弟能否在我手下做一个屯长。”
 
    太史慈听了李林大话大为惊讶‘嘿,原来是让我来顶他的刚啊,到时候你歇着工作我来做,元杰你可真是个好兄弟’太史慈在旁边一阵无语。
 
    兵曹听了也是十分为难,犹豫着“这个……恐怕我还要和都尉大人禀报一下……”
 
    李林眼睛一转,从还礼取出一些钱来,偷偷塞进兵曹的手里,笑道“这件事就不劳烦大人了,我自会与我伯父说的,大人就先多给我一套军服就可以了。”
 
    自古以来受贿者都是不会缺少平台的施展自己的能力的,李林这一举动甚是得到了这个兵曹的好感,来年太守大人的侄子都给自己上炮,那自己多有面子啊,再说人家就有这层关系,刚上任就是个伯长,往咱这拉个屯长有谁会反对。
 
    兵曹掂量一下自己手里的钱,笑笑道“这点事还算是,我叫人多备一套军服很容易,李伯长不要忘了跟太守大人说一声就可以了。”
 
    李林哈哈一乐带着太史慈就下去拿军服去了,太史慈一阵郁闷,手里捧着军服,自己早上起来稀里糊涂的就被李林抓来当了壮丁搁谁谁都郁闷。
 
    “元杰,你可真行,我还以为什么是呢,不久是让我来帮你练兵吗,用得着还硬把我拉来吗”太史慈嘴上虽然没说不乐意但是任谁都能听明白这语气里的含义。
 
    李林笑着拍拍太史慈的肩膀道“子义兄,你可是我亲大哥,这点小事还我与计较,再说咱刚上任就是一个伯长一个屯长,我这个伯长就是一个摆设,以后我管的那几百人都是你的。”李林心里还想着‘咱家伯父还真够意思,老子刚来就是个伯长管着500新军,就算真上了战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吧……呸呸呸,死什么死,现在来自过着这么好的生活,家里有娇妻美妾,家外财源滚滚,老子可舍不得死,呸呸怎么来是死啊死的’
 
    太史慈想想还是觉得自己被坑了,斜眼看着李林道“你怎么不找方方啊,他的本事可不比我低。”
 
    李林一听乐了,自从上回太史慈和方方比武没有的结局之后,方方和太史慈仿佛一直叫着劲,方方这人少言寡语,但是还是心高气傲的,太史慈就更不用说了,在历史上连小霸王孙策都看不起,他服过谁啊,李林心血来潮想学学武艺,他俩都交了还几天,可是只要太史慈叫方方就在旁边挑毛病,方方交时候太史慈也是一样指指点点的,这谁受得了,俩人可给李林折腾的够呛,幸好后来全家都要去制肥皂,不然李林这把老骨头还不弄散架子喽。
 
    “方方哪有子义兄你厉害啊,这种重要的是当然要靠子义你了。”李林先把太史慈糊弄过去。
 
    ‘嘿嘿,这还差不多。“太史慈也知道李林在糊弄自己,可是谁人不爱听奉承的话啊。
 
    来到练兵场,500个汉朝大兵懒散的在校场上咣当着,李林和太史慈早就穿戴好了军服,来着一看李林立马就活了‘嘿新兵就是新兵,一点组织行纪律性都没有’给太史慈试了个眼神。
 
    “全体集合,按照招兵册上的名字顺序站好!“太史慈会意,上前一步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汉了一声。
 
    这帮人还算听话,虽然乱作一团但是还是很快的站好了队伍。
 
    这时一个一看就是一个老兵油子的人跑了过来“请问是不是李伯长?”
 
    李林一看这货心里就觉得烦,来年正眼都没看他一下答道“是我,你是何人,找我何事?”语气就透着长官的范,李林虽然没单过什么官但是没吃过猪肉还买看过电视。
 
    那人拱手一礼道“我是都尉乌木大人派来协助伯长练兵的,这是这500人的名册。”说着递给了李林一本名册。
 
    李林拿过来心里赞叹‘靠!还是竹简的!’那和翻了翻,抬起头对那人说“我不需要什么人来辅佐,你告诉乌大人说我李林谢谢他了,这500新军的训练我还是做得来的,我不会给我伯父丢脸的,你把训练的日程表给我就去找乌大人复命吧。”
 
    ‘靠!有你在我不是还要天天让人监视,想翘个班都不行,再说我私自将太史慈带了进来有你在不是露馅啦,就算不是这样,让我天天看着你丫那张欠抽的脸我都受不了,你还是滚得越远越好吧’
 
    那人听了可是犹豫了,哪有像李林这样的啊,这新兵还没开始训练呢,你先把我开啦,你以为我愿意来着舔你这么个官二代的屁股啊,而且还是热脸贴在了你这个冷屁股上,但是嘴上还是很恭敬的。
 
    “伯长,这个好像不和规矩吧。”
 
    “放心,乌大人不会责罚你的,如果他责罚你我到伯父那给你评理!”李林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李林也是觉得乌木不会不同意的,自己这个举动说不定还让他觉得老子很有志气,不用别人帮照样练兵,别让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就是老与上头有关系。
 
    那人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同意了,你竟一个都尉还是没有太守的亲戚好使。
 
    等那个领来了和太史慈都讨厌的人走后,李林来到这500人的面前清清嗓子准备发表一下自己信管上任的演说,太史慈在旁边也是显得十分威武,但是有恰到好处,没有吧李林的锋芒给掩盖住,李林心里瓒了太史慈一个。
 
    “士兵们!我是你们的伯长李林李元杰,我旁边这位是你们的屯长太史慈字子义。恭喜大家加入了军营的大家庭之中,来到了军营就意味着你是一个光荣的战士,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很多人来到军营只是想找一个能免费吃饭的地方,但是我告诉你们!军营不是你们免费的食堂,这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地方!只有奋勇杀敌你们才能够住上大房子,顿顿大鱼大肉,再他娘的娶上几房婆娘……”
 
    李林一说出这句话几乎多有人都笑了,太史慈在旁边都还一直强憋着。
 
    “呵呵,笑什么话糙
    李林一笑“当然是真的!,你真金都真,但是能得到这些的必定都是少数人,为什么?”李林忽然停住看着众人,众人都把耳朵支起来听李林的下文。
 
    “因为大部分人都变成了白骨,客死异乡,有的连个全尸都没有。”
 
    众人一听纷纷脸色煞白,留下了冷汗,有人问“那还当兵干嘛,最后都是个死。”
 
    李林听后立马说“对!有人问那我干嘛来当兵啊,脑袋时刻别在裤带上,我告诉你们,这就是要训练你们的目的!让你们的脑袋能够好好在你的脖子上呆着,而不是有一天让人砍了下来。你们都知道黄巾起义吧?”
 
    众人纷纷点头,就连太史慈都对李林露出疑惑的眼神‘元杰说这个干嘛?不怕有人……’
 

欢迎转载多盈娱乐-多盈娱乐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娱乐-多盈娱乐官网 » 太史慈在旁边都还一直强憋着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